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ntonieo's

Life is not wonderful , therefor it is 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只是我  

2010-01-08 22:43:16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     我发现不管是男的女的、老的少的、有钱的没钱的、长得好看的难看的、忙碌的悠闲的,有恋人的没恋人的,每个人都很孤独。
        每次在过年回家的火车上,深夜的车厢里熄灭了主灯,只留几盏柔光小灯在走廊过道里零星点缀,在地板上照出一片片间距相等排列整齐的柔和光岛,乘客们大都睡了,车厢里很安静,只有勉强透过车皮的火车疾驰的轰鸣声,节奏又快又连贯。这种时候我会趴在铺位上看着窗外的景色,夜色笼罩下,它们快速地向后呼啸而过,持续不断地让我感受到自己没有停留在工作的城市,也没有到达亲人朋友众多的家乡,这种一个人在路上向着心中向往的温馨快乐之地前进的感觉,让我有种说不出来的幸福,希望火车一直这样开下去,永远不要停下来,让我一直在前往幸福的归宿路上。也许我心里也明白,一旦火车到站了,所到之处,也非想象中所神往的归宿,家现在对我来说,也只不过是一个驿站。
        转眼又要回家过年了,我情不自禁地开始回忆过去,我发现无论是独处还是和一群人在一起,都觉得没什么区别,一样寂寞。没事的时候我就上上网、看看教程、玩玩游戏、研究下特效实现、再写点无聊的小插件,全是一个人自娱自乐,多数时候挺愉快的,但偶尔也会觉得玩游戏、看电影、甚至研究特效要多几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才有意思,自己一个人玩着玩着就没劲了,寂寞了。昔日初中、高中里的哥们如今天各一方,大学里的哥们儿现在都没几个聊得开的了,老哥现在在家乡工作繁忙,也是少有联系,活了那么多年,交心的、身边能一起玩的死党竟一个个都不见了。(说起来,乐川比我更绝,闲下来了项目比我还少,丫连游戏也不玩,不过他极少闲下来。)
        回想以前和一众哥们玩WOW的时候真幸福,一起做任务,一起打副本,尤其是大副本RAID开放之前最开心,现在我没时间心思玩网游了,大家也都不玩了,紧密的联系网消失了,偶尔手机短信、QQ、MSN打个招呼寒暄两句就没了下文,我又开始了一个人的自娱自乐生活。
        老妈今年问了我两次有没有找个女朋友,我哪有那时间精力,找女朋友不是买电脑配件,了解规格、参数、性价比就下手。人太复杂了,相处之道学问这么深,更何况朝夕相处,太麻烦了,再说我哪有跟人朝夕相处的功夫,隔三差五的加班、夜不归宿,跟我每天朝夕的是电脑,我的99%娱乐内容围绕电脑展开…………
        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总想着将来工作了一定找个心仪的女孩,好好恋爱,心疼她、照顾她。现在工作了,发现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,时间精力基本全用在工作上了,感觉恋爱这事儿跟我没啥关系,爱情对我来说就是奢侈品,是我心中的童话故事。今年十一回家的时候,老哥跟我说他开始为买房结婚做准备了,以后老哥也不是能随便招呼出来一起折腾的人了。
        老哥还是很幸福的,小虎,小白都在无锡,他们周末还约到一起玩《三国杀》,嫂子也迷上了《三国杀》,这个太亮点了,和恋人处处志趣相投也算圆满了吧。
        小虎明年也要调到外地工作了,对我们来说倒也没啥影响,本来也就节假日能凑一块儿,哥们儿只要还有联系方式,就算没失散,偶尔能见个面叙叙旧就不错了,没准再下次见面都会看见弟妹了。
        孤独是必然的,没有人有能力了解另一个人哪怕一半,更何况也没有人有心思去那么做,即使是那些能说私房话的铁兄弟,有些话能对这哥们儿说,却不能跟另一个哥们儿说——有些这位不感兴趣,有些是我说了他也帮不上,徒增烦恼,还有些交情还没到聊那么深的份上。
        孤独对我真是不离不弃,一辈子的大部分时间应该都会和它相处,也许在有了恋人之后也一样。这也不是谁的专利,至少在我眼里,身边的一众朋友又哪个不是这么孤独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